英国富豪身家百亿06年不顾儿女反对娶中国外卖员去世后遗产平分

2005年,在英国伦敦的一个豪华别墅内,一名金发碧眼的中年女子正扯着自己的头发,十分不可思议看着自己的父亲。

他像是对女儿的语气表示不满,皱眉道:“她未来会是你的母亲,你不要这样说话。”

女儿瞪大了双眼:“她做我的母亲?爸爸她和我的年纪一样大?她怎么能够做我的妈妈?而且她只是个低贱的送餐员,你怎么知道她嫁给你是不是在贪图你的财产?”

“够了!闭嘴!”男子语气十分严厉,显然是动了怒,他站起身,手里杵着的拐杖在地板上接连戳了好几下。

2018年,在英国伦敦的一家医院的看护病房里围绕了一圈人,而病床上躺着一个八十多岁的欧美男人。

男子满头白发,脸上也布满着皱纹,因为五官深邃的原因,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老上不少。

这时候,男人躺在床上奄奄一息,鼻子里插着管子,任谁看也都是一副快命不久矣的样子。

这显然是男人临死前的家庭集会,而围在他身边的人有欧美面孔,也有亚洲面孔,甚至人群中央的亚洲女人手上牵着的孩子看起来还像是混血。

就在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女人靠在了病床旁,她的年龄应该有五十多岁,身材浮肿,胳膊上都是横肉。

伴随着她的动作,又有和他年龄相仿的欧美人跑到了病床前,他们此刻不管心情如何,都在假意哭喊。

靠在病床旁的人突然转过来对亚洲女人怒目而视,她指着那个中国女人对着床上的人道:“爸爸!你看你娶回来的白眼狼,这时候了她都在冷眼旁观,爸爸你还不相信她是来骗你钱的吗!”

在这次谈话里,律师朝着所有人宣布了男子临终前的遗嘱——他将把自己的所有遗产都公平分给自己的每个孩子以及妻子。

这个结果某种程度上是公平的,然而男子的儿女却不干了,他们认为自己的继母不应该和自己分到一样的遗产。

就在这个时候,律师突然又说道:“除了这个遗嘱外,兰斯先生还表示免除了自己大女儿、二儿子和三儿子的债务。”

几个金发碧眼的中年人听到这里时脸色铁青,他们知道自己的父亲这是在讽刺自己。

而大儿子之所以没有被记录在免除债务的名单中,是因为大儿子从来没有反对过兰斯和亚洲女人的再次婚姻。

躺在病床上那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叫做兰斯,是个英国富商,而他的妻子叫做周颖,是个彻彻底底的中国人。

兰斯和周颖的相遇十分戏剧化,兰斯一开始其实并不是喜欢周颖的,他喜欢的另有其人。

2005年,早已经年满60岁的兰斯因为工作需求开始了解亚洲市场,而中国又是人口极大的一个国家。

在英国的时候,兰斯聘请了一位中文老师,薛欣然。在薛欣然的教授下,兰斯对于这个遥远的东方古国越来越有兴趣。

兰斯的家族企业是卖鞋,他灵活不古板,在爱上中国文化后,兰斯还曾经设计过好几款融入了中国元素的鞋子。

兰斯深深爱上了中国,与此同时,他也开始对身边的老师薛欣然产生了爱慕之情。

薛欣然身上有着和他以往遇见的女人身上不同的美,薛欣然充满着含蓄和细腻,每处都在吸引着兰斯。

这时候兰斯已经丧妻很久了,他生活倍感空虚,因此兰斯开始疯狂追求自己的老师薛欣然。

可被追求的薛欣然却不为所动,薛欣然这时候已经心有所属,她自然不会答应兰斯的追求。

虽说兰斯一直在努力追求薛欣然,但最后他还是只能眼睁睁目睹着薛欣然和别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自从薛欣然结婚后,兰斯也知道自己彻底没了机会,他只能放弃对于薛欣然的追求。

说不伤心肯定是假的,但兰斯这时候好歹已经年过半百,各种风浪他都已经经历过了,自然不会为了一个女人伤心太久。

按照周颖的生活轨迹,她其实压根没什么机会能够和兰斯这种身份的人遇上,因为她只是英国中餐馆里小小的一个送餐员。

在吃饭的时候,兰斯注意到一个身形利落的亚洲女人从餐馆外进来,她对着老板说了些什么,随后又拿着餐盒离开了。

那个亚洲女人笑得十分爽朗,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笑容就一直在兰斯的眼前晃悠。

吃饭吃到一半,兰斯心里一直是那个亚洲女人的样貌,他索性跑去问中餐馆的老板。从老板那里得知那个女人叫做周颖,是中国人,在中餐馆这里靠送外卖谋生。

周颖那时候也就三十出头,兰斯比她大了一倍的年龄,兰斯凭借自己的阅历在聊天里将周颖逗得咯咯笑。

不知道为什么,虽说两人一个是黄种人、一个是白种人,一个出生中国、一个出生英国,但两人却总是有聊不完的话题。

认识了几个月后,兰斯感觉自己爱上了周颖,在聊天中他便顺水推舟对着周颖表白了。

而周颖在异国他乡也感到寂寞,对于兰斯的靠近并不反感,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兰斯的公司其实在伦敦,他来到沃里克郡只是暂住,在和周颖交往后,兰斯提出让周颖和自己去伦敦定居。

因为兰斯一家实在是太有钱了,兰斯的子女们不想让周颖来分割家里的财产,同时他们也在怀疑周颖靠近兰斯的目的。

从1825年,兰斯的家族就开始坚持以传统工艺和新技术的结合来做皮鞋,到了兰斯出生的时候,他们家族的皮牌已经成为了欧洲顶尖。

兰斯作为家族那一代里的“嫡长子”,他从小就是被当做了继承人来对待的,兰斯也不负家里的期望,很早就体现出了自己敏锐的商业嗅觉。

他将自己公司的理念改成了专注人类脚底健康,凭借着这个理念,兰斯名下公司做出来的鞋子越来越舒适,全英国至少有一半人,鞋柜里都有一双来自于兰斯公司的鞋子。

兰斯在执掌家族企业的这些年里,一直带着家里的品牌度过了数次危机,哪怕来自于东南亚的廉价皮鞋冲击了市场,但兰斯的品牌依旧屹立不倒。

但他退休后不甘寂寞,他的原配妻子在2000年时也因病去世,压根没人能和他谈心,兰斯便把自己多余的精力放在了创建新品牌上。

退休后,兰斯又创建了一个名为“vivo”的制鞋公司,在2005年的时候,兰斯的新公司每年年利润都在千万美金。

在这种家庭条件下,兰斯的大女儿和二儿子、三儿子便认为周颖是怀揣着目的故意接近兰斯的。

而且更别说周颖的年纪很小,和兰斯差了三十多岁,甚至比兰斯的儿女们还要年轻了!

2000年时,兰斯的原配妻子离世,在那之后兰斯一直沉浸在伤痛里,甚至提前将公司交给了自己的大儿子。

后来好不容易走了出去,靠着新事业来让自己走出丧妻之痛,兰斯却感觉自己的房子实在是太空荡荡的了。

他生活在伦敦的豪华公寓里,他有着名车名表,但却没有一个能够诉说的对象,周颖的出现,刚好弥补了兰斯的缺憾。

周颖和兰斯同居后,兰斯感觉自己的生活又多了一抹色彩,而独自一人在英国飘荡的周颖也感受到了家的感觉。

作为一个中国人,周颖是很想要一个承诺的,她和兰斯同居半年后,周颖便开始提起了结婚的事情。

周颖告诉兰斯,中国人十分看重家庭观念,虽说兰斯是二婚,婚姻可有可无,但对她而言却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兰斯这时候都已经快七十岁了,怀孩子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就是这么奇妙,在许下这个承诺后没多久,周颖居然就怀孕了。

而兰斯也是遵循了自己的承诺,他十分爱眼前这个为自己生孩子的中国女人,于是开始为周颖筹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兰斯二婚的事情简直是轰动了当时的英国媒体,毕竟兰斯是个本地有名富豪,而他娶的妻子又是一个比自己小了36岁的中国送餐女孩。

周颖和兰斯夫妻关系和睦,在兰斯死前,他还将自己的遗产分给了周颖和她的三个女儿。

周颖拿到了大笔的资金,甚至还有兰斯两个公司的部分股份,价值上亿,兰斯这是用自己的力量保护周颖,希望在他死后,自己的妻子依旧能够过着美好的生活。

周颖没有再婚的打算,她想要替兰斯将几个女儿拉扯长大,有空的时候,周颖还常常去兰斯的墓前,倾诉最近生活中的趣事。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