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丨从影半世纪他是法兰西影坛最具辨识度的面孔之一

当地时间9月21日,法国演员 迈克尔·朗斯代尔(Michael Lonsdale)去世,享年89岁。他一生共出演影视作品近二百部,除了最为普通观众所知的《007之太空城》(又译《铁金刚勇破太空城》)中的大反派德拉克斯外,他也是法国电影半个多世纪兴衰起伏的见证者,堪称法兰西影坛最具辨识度的面孔之一。

迈克尔·朗斯代尔1931年5月24日出生在巴黎,父亲是一名英国驻法军官,母亲也只有一半法国血统。小时候,他随家人先是生活在伦敦,之后又移居卡萨布兰卡,而且因为“二战”爆发的关系,被迫滞留当地,直到战争结束后的1947年才重回巴黎定居。“我是在卡萨布兰卡爱上电影的,要感谢那些解放北非的美国大兵。我父亲和他们成了朋友,所以我也有机会跟着一起去看他们放电影。约翰·福特、乔治·库克、霍华德·霍克斯,那些好莱坞导演的代表作,我当时全都看遍了。我甚至还在卡萨布兰卡看了电影《卡萨布兰卡》。那感觉真是非常有意思。”朗斯代尔曾回忆说。定居巴黎之后,年轻的朗斯代尔原本想要学习绘画,但据说是为了克服自己内向害羞的毛病,他转而学起了戏剧表演,在位于第六区的老鸽舍街剧团(Vieux Colombier)里接受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学派的演技训练。在他当时的同学里,有日后也成为法兰西影坛明星的斯特凡·奥德朗(Stephane Audran)和让-路易·特兰蒂尼昂(Jean-Louis Trintignant)等人。班上,还有一位名叫德菲因·塞里格(Delphine Seyrig)的女生,她后来主演了《去年在马伦巴》等著名影片,还拿到过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同窗学艺时,朗斯代尔就爱上了这位长相秀丽且才华横溢的女同学。

多年之后,两人也合作过《印度之歌》(India Song)等影片,但塞里格年纪轻轻就嫁给了美国画家杰克·杨格曼(Jack Youngerman)。2016年,朗斯代尔出版回忆录《我生命的词典》。在书中,他言真意切地写到:“我爱上了她,非她不可;于是乎,直到现在我85岁了,依旧孑然一身。”

朗斯代尔一辈子都在演戏,曾经三次获得法国电影恺撒奖最佳男配角提名,但直到2011年80岁时,才终于凭《人与神》拿下这座奖杯。在片中,他饰演生活在北非阿尔及利亚的虔诚修士,为信念付出所有。“我曾经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接修士、牧师这类角色了。”朗斯代尔回忆说,“但《人与神》的故事实在是太棒了,我实在是无法拒绝这么好的一个角色。”

确实,朗斯代尔一辈子演过的神职人员,层出不穷。一方面,这是因为他中年之后愈发稳重泰然的外形条件,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他生活中本身就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且从不讳言自己的信仰。朗斯代尔第一次饰演牧师角色,还要追溯到1962年。当时,他在大导演奥逊·威尔斯的《审判》里,扮演神职人员。“我们就拍摄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但我那一场戏,他拍了有二十多遍。威尔斯人非常好,每隔几分钟就会问我一次,‘你还满意吗?朗斯代尔先生?’当然满意!能够跟他合作,我满意极了。”他回忆说。《审判》是威尔斯晚期的一部佳作,不过朗斯代尔在片中戏份很少。他真正在影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还要等到1968年春天上映的《黑衣新娘》。在这部新浪潮导演弗朗索瓦·特吕弗致敬希区柯克的犯罪片中,他饰演女主角让娜·莫罗的复仇对象之一。到了这年秋天,他又在特吕弗的《偷吻》中,饰演了惹人讨厌的鞋店老板一角。此君雇佣了男主角安托万来当私家侦探,想要知道为何店里的员工都那么讨厌自己。不过,相比法国新浪潮导演,朗斯代尔在那些年里合作更多的,还是作品更具文学意蕴的左岸派导演。他曾参演女文豪玛格丽特·杜拉斯执导的《毁灭,她说》(Destroy, She Said)和《印度之歌》、小说家阿兰·罗布-格里耶执导的《欲念浮动》(Glissements progressifs du plaisir)、名导演阿伦·雷乃的《史塔维斯基》(Stavisky)、路易·的《好奇心》(Murmurs of the Heart)、雅克·李维特的《出局》(Out 1)、路易斯·布努埃尔的《自由的幻影》(The Phantom of Liberty)等作品。

相比同时代的其他法国演员,朗斯代尔的一大优势,还在于他的双语背景。于是乎,那些年里,他一边出演各式法国文艺片,另一边也穿插着接演各种具有好莱坞背景的国际大制作。1973年,他在《豺狼的日子》中饰演足智多谋的铁血干探,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男配角提名。此外,他还在《玫瑰之名》中饰演过修道院院长,之后又连续出演了詹姆斯·艾沃里执导的《告别有情天》(The Remains of the Day)和《总统的秘密情人》(Jefferson in Paris)。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