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比赛」黄金搭档初长成一投一打助红雀飞入世界大赛

离别,是所有职业运动员生涯中注定要面对的一个环节。与我们在上一期中提到的在2009年世界大赛为扬基最终夺冠立下汗马功劳的松井秀喜(Hideki Matsui)选择与扬基签下一份一天的合同,以扬基球员的身份正式退役相仿;红雀的功勋老将阿尔伯特-普侯斯(Albert Pujols)也选择了落叶归根,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回到了圣路易斯。

2022赛季结束后,红雀玄冥二老之一的亚迪尔-莫利纳(Yadier Molina)宣布与回归的普侯斯一同退役;而已经41岁的亚当-温赖特(Adam Wainwright)则决定再战一年,与球队签下了一年的续约合同,这对伟大的投接搭档终于不可避免地走上不同的旅途。今天就让我们将时光的列车倒退16年,回到他们的青葱岁月,回到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国联冠军赛生死战。

一场比赛如果能有一个让球迷们许多年后都不会忘怀的瞬间就足以让其冠上经典之名,而在2006年国联冠军赛第七战中却出现了多个让球迷们直到今天依旧津津乐道的名场面,而红雀二老不单是这些名场面的亲历者,更是重要贡献者。

相比起2005年那支常规赛拿到了100胜的红雀,在2006年里他们的投打两端表现都有所下滑,常规赛中仅仅取得了83场胜利。一般来说,这样的战绩连争夺外卡的希望都没有,但是在那一年的国联中区他们竟然奇迹般地赢得了分区冠军。83胜78负的战绩在当时也是大联盟历史上胜场数第二低的分区冠军,仅好于一年前的国联西区冠军教士。

尽管球队的表现低于水准,但出道即巅峰的普侯斯还是交出了常规赛.331打击率,49支本垒打和137分打点的完美数据;打击三围甚至比一年前获取MVP时还要出色。正是在他的带领下,红雀在分区赛中击败了教士,与拿到了97胜国联最佳战绩的大都会会师国联冠军赛。

这一年的大都会火力强大,阵中有三人击出超过100分打点,其中最令红雀畏惧的是他们的主炮卡洛斯-贝尔特兰(Carlos Beltran)。说起那个时候的贝尔特兰,冠上“红雀杀手”的称号并不为过;在2004年他作为太空人球员时就与红雀在国联冠军赛鏖战七场,再加上2006年国联冠军赛的前六场;在这13场与红雀的季后赛对决中,他交出了.362打击率,7支本垒打和9分打点的表现;面对红雀击出的季后赛本垒打数在当时和“圣婴”贝比-鲁斯(Babe Ruth)并列排名历史第一。但是在投手端,因为佩德罗-马丁内斯(Pedro Martinez)赛季报销,大都会还是在这个系列赛中陷入苦战。前六战双方3-3平分秋色,第七战大都会坐镇法拉盛的旧主场谢亚竞技场,迎来了决定赛季命运的一战。

红雀的后段棒次也有一个我们十分熟悉的身影,接手小莫利纳。作为莫利纳家族中第三位进入大联盟的接手,媒体不可避免地总是将他和他的两位兄长进行对比。当时刚刚打完了职业生涯第三个常规赛赛季的莫利纳正遭遇着一个职业生涯的低谷,赛季打击率.216,调整后的攻击指数(OPS+)只有53,还不如球队里的一些先发投手。当时的媒体觉得亚迪尔毫无疑问是三个莫利纳兄弟中最差的一个,顶着这样的压力,24岁的他像往常一样默然站在了本垒板后面。

除了普侯斯和莫利纳之外, 25岁的温赖特则坐在牛棚旁的休息区待命。那时候的他在大联盟还没有一场先发记录,而都是作为救援投手出战。如果不算仅仅投了2局的2005年,2006年是温赖特真正意义上的新秀赛季。随着红雀的终结者杰森-伊斯林豪森(Jason Isringhausen)在九月初受伤报销,年轻的温赖特接下了球队终结者的位置,而他那颗直到今天依旧让我们惊艳的顶级曲球正是他在那一年的关键时刻中解决对手的最宝。

面对红雀的先发投手杰夫-舒潘(Jeff Suppan),状态火热的贝尔特兰在第一局下半率先发难,扫出了一支突破三垒防区的二垒打。在生涯击出了超过400支本垒打的另一门重炮卡洛斯-德尔加多(Carlos Delgado)保送上垒之后,“美国队长”大卫-赖特(David Wright)击出了反方向的带打点安打,帮助大都会取得领先。

在经历了比赛前段的适应,双方的先发投手开始找到感觉,比赛也逐渐胶着起来。尽管双方都有一些得分机会,但都没能获得分数。第六局上半,当-佩雷兹保送了埃德蒙斯之后,一垒有人,一人出局,走上打击区的是红雀的三垒手斯科特-罗兰(Scott Rolen)。此时31岁的罗兰正值生涯巅峰,这位生涯击出了316支本垒打和1287分打点的三垒重炮长打能力出众,是在那个大联盟炮火纷飞的年代里被低估的一名击球员。

面对佩雷兹第一颗位置不佳的直球,罗兰大棒一挥,球朝左外场高高飞去。左外场手恩迪-查韦斯(Endy Chavez)向本垒打墙快跑几步后又慢了下来,在大都会球员眼里,这球看上去将飞出墙外,查韦斯只不过是为了向己方投手展现尊重,避免给投手一个目送球飞出本垒打墙外的印象而已。

然而查韦斯此时却另有想法,那几步慢下来只不过是为了确定本垒打墙的位置,低头确定好位置,调整起跳的步点,来到本垒打墙边后高高跃起。只见他犹如起飞一般,将自己手肘前段的整个小臂伸出本垒打墙之外,硬是用手套顶端最后一点皮革夹住了已经飞出墙外的棒球;球落下的重力将手套打得几乎要脱离查韦斯的手掌,但是他还是用意念和指尖最后一点能量硬是将球抓回本垒打墙以内。在转播的镜头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棒球在手套顶端露出的白色,这是一个精确到毫米的极限接杀!查韦斯双脚落地之后,迅速将球传回内场,完成了一个双杀防守,大都会逃过一劫,保持住了1-1的比分。

主场球迷欢声雷动。很多资深的大都会球迷甚至想到了1969年世界大赛上,同样是大都会外场手的罗恩-斯瓦博达(Ron Swoboda)的那一个飞身接杀,仿佛查韦斯的这一球也将像27年前前辈的那次神级防守一样预示着大都会冠军的到来。六局下半,大都会也得到一个借助这股动力,彻底击垮红雀的机会。满垒有人,一人出局。不过在2004年的国联冠军赛第七场生死战中就已经带领红雀闯关成功的舒潘展现了自己的大心脏,先送出一个三振,又让大都会的英雄查韦斯击出飞球出局,保持住了1-1的比分。

僵局一直延续到了九局上半,考虑到球队终结者比利-瓦格纳(Billy Wagner)在前一天的比赛不但用球过多,而且表现不佳,兰多夫此时选择继续让已经投了一局阿隆-海尔曼(Aaron Heilman)继续上场。在罗兰通过安打上垒之后,一垒有人,一人出局,走上打击区的正是莫利纳。面对海尔曼第一球,一个偏高失投的变速球,大棒一挥,球再一次往查韦斯镇守的左外场防区高高飞去,只是这一次就算是查韦斯也只能在本垒打墙前停下脚步,目送棒球飞出墙外,红雀取得了3-1的领先,原本喧闹的谢尔竞技场顿时鸦雀无声。

两分优势,九局下半,枯坐了一整场的温赖特走上投手丘,他将作为终结者守护红雀的胜利。拥有季后赛丰富逆转史的大都会显然不想缴械投降,面对年轻的温赖特,大都会的击球员们十分耐心,何塞-瓦伦丁(Jose Valentin)和查韦斯各自击出安打,取得了一二垒有人的局面,将扳平分送上垒包。

面对大都会的第三名击球员代打克里夫-弗洛伊德(Cliff Floyd)在缠斗六球之后,温赖特送出了招牌式的曲球,弗洛伊德面对这个掉落在好球带上方的曲球没有挥棒,直接被三振出局。在何塞-雷耶斯(Jose Reyes)击出平飞球之后,温赖特又送出了一次保送。满垒,两人出局;走上打击区的正是“红雀杀手”贝尔特兰。在这个打席之前,本场贝尔特兰已经有一支安打和一个保送进账,他只要一支安打就能帮助球队再次化险为夷。

只有24岁但已经展现出领袖气质的莫利纳赶忙走上投手丘与温赖特商议投球策略。莫利纳问道:“你觉得现在该投什么球?”此时还只是一个新秀球员的温赖特并没有自信,而是反问莫利纳现在该投什么球。稍作沉思,莫利纳说:“要不然我们投一个外角下方的直球吧。”温赖特没有反对。

但是就在莫利纳走回本垒板后时突然改变了主意,在此之前温赖特的直球状态并不太好,送出的两支安打都是来源于直球,之前一个打席的保送中的四颗坏球里也有三个直球,在这种局面下对贝尔特兰投出直球只要稍有失误那就将是绝杀,于是转了转手指,示意温赖特跟着他走,然后摆下了一个变速球的暗号。满垒局面,贝尔特兰大概是猜想温赖特会因为担心保送只可能投出直球,面对那一个位置并不算太好的变速球没有挥棒,0坏1好。

然后面对温赖特一个好球带内侧的曲球,贝尔特兰击出界外球,0坏2好。温赖特下定决心,将在这个最重要的时刻投出生涯里最好的一颗曲球。站定投球,棒球就像一道彩虹,划出美妙的弧线从好球带之上正正地落在了好球带的中央,贝尔特兰完全愣住了,没有挥棒,本垒板后的裁判拉弓挥拳,年轻的莫利纳和温赖特导演了一场绝妙的对决,将手感发烫的贝尔特兰仅用三球就三振出局,也将红雀送入了世界大赛。几天之后,红雀干净利落地仅用五场比赛便击败了备受瞩目的底特律老虎,成功夺得世界大赛冠军。

凭借着83场胜利,红雀成为了夺得世界大赛冠军球队中常规赛胜场数最少的队伍。5年后的2011年,他们上演了令后人永世难忘的“不死鸟”奇迹顺利夺魁;并在2013年再度闯入世界大赛。总教练托尼-拉鲁萨(Tony La Russa)也在2011赛季夺冠后选择了退休,功成名就。

至于他们的对手大都会,许多评论员和球迷曾预测2006赛季将会是大都会王朝的开始;他们在那个赛季豪取97胜统治了国联,而当赛季国联的剩余球队没有一支超过88胜。大都会拥有一套充满活力的年轻核心阵容,贝尔特兰,赖特和雷耶斯均不满30岁。在身边支持他们的,是汤姆-格拉文(Tom Glavine),德尔加多,马丁内斯和瓦格纳等名人堂级别的球员。

尽管拥有如此豪华的阵容班底,2006赛季却是大都会走得最远的一年;2007赛季末的大都会遭遇了令人难以相信的。他们在最后的17场比赛中输掉了12场,浪费掉了与分区第二之间7场的胜场差;最终以一场比赛之差无缘季后赛。下个赛季他们在赛季末再度遭遇了一次,在剩余17场常规赛并领先3.5个胜场的情况下再度以一场比赛之差无缘季后赛。

此后的7年时间里大都会一蹶不振,直到2015年才得以重返季后赛并赢得了队史第五个国联冠军奖杯;而赖特是陪伴球队复兴的唯一见证者。从2006年以来的9年间,总教练兰多夫于2008赛季中期被解雇,德尔加多在2009赛季结束后离队,总经理米纳亚于2010年同样遭到解雇,贝尔特兰在2011年交易截止日被交易,雷耶斯在那个休赛期以自由球员的身份离开… 而赖特作为2006年大都会最后的辉煌于2018赛季结束后因伤退役。

尽管输掉了比赛,但查韦斯在第七场比赛中的历史级接杀让他成为了被大都会球迷们所崇拜的英雄。大都会的广播员加里-科恩(Gary Cohen)称其为:“这不仅是年度最佳守备,更可能是大都会队史最佳守备。”可惜的是,查韦斯却一直都没能摆脱大联盟边缘人的定位,在之后的生涯里从没有一个赛季获得超过300个打席;但他凭借着自己的防守仍然收获了一段13年的大联盟旅途,直到2014年才脱下大联盟战袍。

而以普侯斯,莫利纳和温赖特为首的红雀军团也开启了一段轰轰烈烈的统治期。在这个赛季之后,普侯斯继续以成为历史级别的一垒手为目标前进,而被诟病善守不善攻的莫利纳的击球能力也逐渐开窍;在之后的生涯中不但拿到了9座金手套奖,还达成了2000安打里程碑,成为了红雀在本垒板后矗立19年的图腾。温赖特则在之后的赛季从牛棚后端走出,变成了一名先发投手;截止至今天已经累积了195场胜投,或许在下个赛季就能叩响200胜的里程碑。他与莫利纳作为投接搭档携手325场先发,为球队拿下的213场胜利的纪录恐怕也将成为大联盟再无组合可以超过的丰碑。

2022年,当普侯斯回归红雀,与莫利纳和温赖特两位老战友回到一起,站完这最后一班岗时,不知让多少球迷想起了曾经那一段如此美好的青葱时光,想起那激动人心的2006,那个惊艳了时光的彩虹三振。

你们认为没有了莫利纳后,温赖特在明年能投出怎样的表现呢?赶快在评论区和我们讨论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同学聚会上校花问我工资,我本想说5万后改口说5千,晚上收到她的微信,我愣在风中!

苹果iPhone 15 Pro系列中国售价公布:7999元起售,最高13999元

好消息:iPhone 15 Pro不涨价,坏消息:这次Pro也低人一等了

李佳琦,从“草根”到“一哥”:首场直播只有79人观看,如今为79元眉笔“怒怼”观众

iPhone 15 Pro系列发布,钛合金设计,3nm芯片,7999起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