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家风丨延安老军工罗坦之女蒋爱丽:父母爱帮助亲友常常导致家里入不敷出

2021年,《习关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风建设论述摘编》一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家庭文明建设,努力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把实现个人梦、家庭梦融入国家梦、民族梦之中。老一辈革命家之所以伟大,不仅在于他们为共和国的创立鞠躬尽瘁,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呕心沥血,同样在于他们及其后人精心培育的良好家风。低调,清廉,普通,守法,自立,诚实,正直……为纪念建军95周年,红船编辑部推出“家风故事栏目”。“家风故事栏目”,邀请老一辈革命家及革命烈士的后人们,娓娓讲述那些令人动容、心生敬仰的老一辈革命家的家风故事,通过文字、图片、音视频等多种方式以飨读者。

罗坦,从延安走出来的老军工,始终战斗在我军武器装备制造一线,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新中国建设时期、改革开放时期。他先后在延安中央军工局、晋绥军工局、西南兵工局造枪炮,解放后赴苏联谈判援助军工项目,新中国成立后,他参与了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导弹驱逐舰等研制生产的组织领导工作。他的成长经历是与党的军事工业的发展历程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谈起父亲对子女的教育,蒋爱丽称,父母的言传身教、以身作则,对她产生了潜移默化、润物无声的影响。

罗坦夫妇都很善良、热情,总是尽自己力量、不辞辛劳地帮助别人。无论是对亲友,对同事领导,还是工人师傅,以及“文革”时期遭受迫害的老战友的孩子们,都是想尽办法帮助他们解决问题。作为“老革命”,夫妻二人工作繁忙,早年享受供给制,实行工资制后不善理财,又爱帮助亲友,常常导致自己的家里入不敷出。“几十年过去了,我们还能深切感受到那些被帮助的人对爸妈的怀念,并因之转给我们兄弟姐妹的关心。爸妈对下级单位、工厂的困难更是真心实意努力解决,不是口头打哈哈,以至在六机部传诵爸妈为‘实干家’。”受早年“读书会”的熏陶,罗坦始终是一个爱读书的人,爱逛书市,书架上摆满了书籍,床铺靠墙的一边也总是摊着书。每天晚上读书到深夜,周日也要抽出半天学习。“他从小教育我们五个孩子,要有专业知识,要有自己的技术专长,要求我们个个都要有真才实学,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蒋爱丽讲述道,父亲告诉大姐爱群让她中学就开始学习马恩列斯原著,爱群是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北京工业大学光学系,后来长期在军工企业工作,为继承父亲的遗志潜心研究政治经济学,近八十岁仍在著书立说,已写了几百万字。

大哥爱平在中学就入党了,特别热心社会工作,学校要他留校工作,但父亲找到学校坚决主张爱平考大学深造,结果大哥考上北京师范学院政法系从事大学教育工作,退休后忙于军工后代传承军工精神活动。二哥爱强是个细心的、爱动手的、秀气的男孩子,小小年龄就已经能装配三极管收音机和有发动机的舰船了,后来在“文革”时期,爸爸妈妈在湖北“三线”工作,按政策将他从农村调到三线工厂,被推荐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内燃机专业,实现了他儿时的理想,长期在柴油机行业工作,成长为柴油机专家。最小的弟弟爱勇爱画画,在飞机大炮等武器绘画上显出奇才,后来爸爸帮助爱勇以他自己的特长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合并清华美院工作至退休。蒋爱丽则受父母教诲,十分爱学习。“文革”期间到内蒙兵团劳动,得到爸妈、哥姐的鼓励,靠自己的力量勇敢地参加“文革”后第一次高考,虽受到“张铁生白卷事件”冲击,几经周折,最终被推荐到沈阳冶金机械学校学习。“实际上我的第一志愿报考的是北京大学空间物理系,第二志愿是广州中山大学文学系,但是最后都没上成,去了冶金机械学校,我就觉得特别委屈,还哭了。爸爸当时就对我说:你们在受难,国家也在受难,能够有学上已是幸运。”在父亲的教诲下,蒋爱丽始终不忘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无论是大学期间,工作中还是退休后,都始终保持不断学习,她要继承父亲的优秀品质,将父亲的精神永远传递下去。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