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希腊妇女:单调且没有人权的日常生活

麻烦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点一下“关注”,方便与您讨论和分享,您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谢谢!

家务劳动构成了妇女最主要的生活内容。妇女无权参与城邦政治生活。没有独立的法律行为能力。她们毫无继承家族财产的主动权。

她们没有自由恋爱和挑选心爱配偶的权利。当丈夫提出离婚时,她们也只能忍气吞声,被迫沦为无家可归的寡妇。妇女的生活主要围绕家务,她们生活的空间也受到限制。

第一,妇女无权参加城邦政治生活。她们不能参加公民大会,更别说在公民大会上发言、投票来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更不能担当民众法庭的陪审员和城邦的治理与行政职务。

妇女对男性的统治不满,决定设计夺取政权。他们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计策,既然男人可以参加公民大会,而自己是女人,那么只需女扮男装就可以出席公民大会。于是她们悄悄穿上了男人的服装,带上假胡须,成功出席了公民大会,通过投票夺去了男人们的政权,男性被妇女们推下了政坛。

她们欣喜若狂,制定了新的政治计划,土地、货币和各种财产将共有,家庭将被废除。阿里斯托芬在剧中讽刺了妇女们的荒唐行为:我将说明她们是我们的长官,她们总是以传统的方式用滚开阿里斯托芬对妇女采取不正当手段夺取城邦政权的行为极为反感。

她们根本不具备治理城邦的能力和素养。此剧反映了一个一般现象,人们不认同妇女掌握政治的燃料染羊毛,权利。

亚里士多德说:“凡是能够参与城邦官职和光荣的公民是最尊贵的种类。”是积极公民。妇女最多算是没有积极政治权利的“消极公民”。

妇女不能参加公民大会,不能在公民大会上发言,也不能担任民众法庭的治理职务。她们也就没有机会走出家门,去参与家庭以外的政治活动,更多时间只能留在家中从事繁琐的家务。

其次,妇女在城邦法律中没有独立性。妇女无论是被告还是原告,都不能直接站在法庭上表达自己的主张。

她们只能听从男性的安排,就算真的有冤情,也不一定得到公正的判决。古希腊人的一生都离不开城邦法律,男性在法律中具有独立的法律行为能力,而妇女在城邦法律中没有独立性。

如果一位妇女摊上官司了,她不能直接作为原告或者被告站在法庭上维护自己的权利。

她想说的话或者与本案相关的证据由监护人提交给法庭。案件审理过程中,对妇女的称呼不是直呼其名,而是根据她与监护人的关系来确定称谓。伊赛俄斯在演说中提到阿波罗多洛斯立的遗嘱时说:“他立遗嘱,以备不测。并把他的财产赠与阿切达莫斯的女儿,即他自己的妹妹和我的母亲,假若她与现在成为祭司的拉克雷提德斯结婚的话。”

在阿波罗多洛斯的遗嘱中,这位身为继承财产者的雅典妇女的名字并没有被提及,对她的称呼都是按她与几位男性亲属的关系来确定的——“阿切达莫斯的女儿”,“他自己的妹妹”,“我的母亲”。法庭上对男女称呼的差异,反映了妇女在社会中处于从属的地位。

妇女不能作为独立的个体站在法庭上表达自己的主张,她们只能听从男性的安排和法庭的裁决。可想而知,一位缺乏文化、很少走出家门的妇女,她是不可能在毫不利己的法庭上义正言辞地为自己辩护。法庭的权威吓得妇女们往往手忙脚乱,无论结果怎么样,她们只能认命。她们在法律上没有自由的人格,只能忍气吞声,精神被压迫,权利得不到维护。

再次,财产继承方面,妇女同样处于不利的地位。如果女孩继承了家庭财产,当她出嫁时,财产会随着她被带出这个家庭。儿子继承了家庭的财产,既可以连续这个家族的香火和血脉,又可以防止家族财产的流失。

“因为,他有一个合法的儿子叫做德莫查理斯,他不会希望这样做,他不可能把财产给任何其他人。”这表明女儿被排除在财产继承之外,儿子是家庭财产首选的第一继承人。因为,儿子可以连续这个家族的香火和血脉,又可以防止家族的财产流失到异姓手中。

财产流失是希腊人无法接受的,尤其是富有的家族。所以,万一某个男性没有亲生儿子,他可能会挑选收养一个男孩来继承他的财产。

被收养的男孩更名换姓,承担这个家族的香火和祭祀活动。虽然养子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总比家族的财产被异性占据好得多。

正像一个雅典人所说:“所有的男人,当他们接近死亡之时,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采取措施防止家庭灭绝,以确保有人为他们提供祭品,并举行传统的仪式。因此,即使他们没有孩子,他们也收养孩子留在身后。

赞成这样做不仅仅是个人感情问题,国家也采取公共措施认可,因为法律要求执政官有责任防止家庭灭绝。”

由此可见,男人收养男孩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利益”,“防止家庭灭绝”,“提供祭品”和“举行传统的仪式”。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个人的挑选,城邦法律也保护这样的行为。

据伊赛俄斯记载:“被收养的儿子必须放弃自己出生家庭的所有继承权力,他有权拥有养父的财产,但也有义务为养父及其祖先举行所有的传统仪式。”养子享有与亲生儿子同样的继承权,但是不能既继承出生家庭的财产又继承收养家庭的财产,他只能挑选其一。

而且,一旦继承了被收养家庭的财产,这个养子就得供给养父,养父过世后他必须继承这个家族的香火。在他继承家庭财产的情况下,女儿与其他亲属也被排除在继承之外。

但是养子和亲生儿子毕竟还是区别。养子有时候并不那么可靠,养父养母则通过使养子同女儿结婚的方式,来巩固家庭继承。

一个叫做波利尤克托斯的雅典人,只有两个女儿,没有男孩。他收养了他妻子的兄弟利奥克拉提斯,作为他的家庭继承人。与此同时,把他的一个女儿嫁给他。这样,后者就兼有前者的内弟、女婿和儿子三重身份。收养儿子也不是随意的,收养者一般会挑选具有亲缘关系的男孩作为自己的养子,尽最大可能留住家族财产。

可见,妇女几乎没有继承权可言。当家中有男孩的时候,男孩理所当然会继承这个家族的财产。当家中没有男孩的时候,父亲也会挑选收养一个男孩来继承家族财产。这种情况反映了古希腊人传统的重男轻女的思想。

这也造成妇女手中不可能有供自己支配的继承资产,也就不可能走出家门享受金钱爱来的活动和娱乐,她们更多的时间只能待在家中相夫教子。

不是每一个家庭有自己的亲生儿子。在这种情况下,如上所述,有的家庭会收养一个男孩来继承财产。但是,不是每个家庭都会做出这样的挑选。有的父亲还是会把财产直接留给自己的女儿。

也有可能是父亲或者兄弟的突然死亡,妇女就不得不继承家庭的财产。继承财产的这个女性即为女继承人。待女继承人出嫁,这笔财产将随她带到未来丈夫家中,以后再传给他们的孩子。为了不让家族财产流到异姓家庭中,女继承人父亲的最亲男性亲属具有优先权与女继承人结婚。同女继承人结婚的请求顺序与没有留下遗嘱的继承情况相同,第一个请求者是她的叔叔,下一个是她的堂兄堂弟,以此类推。

女继承人通过在执政官监督下的裁定过程,被赐给其父亲亲属中最有资格的请求者。如果出现相互竞争的请求者,问题由执政官任主席的法庭来解决。女继承人可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父亲的最近男性亲属不是真心喜欢她,而是为了得到财产而与女继承人结婚。财产到手之后,父亲的最近男亲属可能休了女继承人,从而霸占其财产。但是,如果女继承人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人们就不能强迫她解除婚姻。反映男孩对一个家庭的重要性,有了男孩也被认为是婚姻的成功。

《伊赛俄斯演说集》中一位演说者提到:“尽管事实上她们是这样结婚了,如果她们的父亲去世而没有留给他们合法的兄弟,她们将处于她们的最近亲属的合法操纵之下。的确,丈夫们经常就这样被剥夺了她,他们的妻子。”

富有的女继承人会引来激烈竞争,《德摩斯梯尼演说集》中,有一个名叫普罗托马丘斯的雅典男子,本来很穷。他与自己的妻子离婚,为她安排的新的婚姻。

他自己则通过再娶一个女继承人,而获得了一大笔财产。也有些人为了得到女继承人而拼命攻击对手。

安多西德斯在公元前400年发表《论秘仪》演说时宣称,为了让他改变与一位富有的女继承人的婚约,人们就对他进行控告诬陷,说他弄脏了厄琉西斯秘仪。

男性以取得财富为目的婚姻,是以女性婚姻权利被剥夺为代价的。他们只顾自己的利益,完全忽视了妇女的得失。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