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乌斯之殇浅析现代足球门将的“超级失误”为何层出不穷

北京时间02月22日凌晨,在22/23赛季欧冠1/8决赛首回合利物浦VS皇家马德里的比赛中,我们不仅再次“欣赏”到了豪门顶级门将的“超级超级,巨大巨大失误”,更加令人瞠目的是,库尔图瓦和阿利森居然在同一场比赛中先后“送礼”,完成了失误“梅开二度”,一时间,“门将失误”的话题再次登上热搜。

其实,随着现代足球的不断发展,作为球迷的我们不难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便是职业门将的业余失误频率正呈现出逐年增加的态势:

1998年法兰西世界杯小组赛,西班牙国门苏比萨雷塔“保龄球式”扑救导致“斗牛士军团”痛失好局,被“非洲雄鹰”尼日利亚完成惊天逆转,西班牙老门神最终以乌龙球的方式告别国家队,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2002年韩日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英格兰功勋门将大卫-希曼面对巴西球星罗纳尔迪尼奥开出的超远任意球时准备不足,皮球划出诡异弧线径直飞向希曼身后的大门,这记惊天吊射不仅成就了小罗的一鸣惊人,也令希曼跌下神坛。

17/18赛季欧冠决赛,利物浦门将卡里乌斯将手抛球直接发给了身前的本泽马,皇马前锋下意识地一挡,皮球闲庭信步地滚入球门,当“银河战舰”傲视欧陆之巅时,我们也看到了卡里乌斯愧疚的泪水。

2018年世界杯决赛,法国在4-1领先克罗地亚的大好局面下,法国门将洛里面对前来逼抢的曼珠基奇试图秀一番脚法来活跃气氛,不料速率更快的克罗地亚锋神瞬间完成抢断破门,尽管失误未能影响到赛果,但赛后法国队长还是向每一位队友做出了诚恳道歉。

2021年欧洲杯八分之一决赛,西班牙国门乌奈-西蒙在处理队友佩德里的远距离回传球时出现停球失误,皮球从脚面划过后径直飞向了本方球门的死角,这粒超级乌龙更是将当时迷之自信笃定使用西蒙的主帅恩里克推向了风口浪尖。

21/22赛季意甲联赛收官阶段,国际米兰替补门将拉杜在与博洛尼亚的比赛中出现踢空失误,被逼抢上前的桑所内捡漏完成绝杀,国际米兰也因此痛失争冠主动权并最终目送同城死敌AC米兰登顶王座。

通过一系列的门将失误盘点,我们可以清晰地总结出一个特点:世纪之交时的门将失误多数以扑救的技术动作以及防守的选位预判等个人基本功缺失为主因,而现代足球发展二十年后,如今的门将失误开始五花八门,很多非传统门将职责范围内的技术性失误比例开始大幅度上升。

经过21世纪第一个十年百家争鸣的洗礼,以瓜迪奥拉为代表的“TikiTaka”传控流战术开始风靡世界足坛,穆里尼奥的反击战术以及传统英式高举高打的中锋战术逐渐被弱化,因此,控球的重要性,对于现代足球的战术部署而言就显得格外重要。

对比赛的控制力,不仅仅体现在中场层面的博弈,本方后场的层层传控疏导也被提上训练日程,从诺伊尔开始,“门卫”一词应运而生,门将开始作为本方进攻的最初发起点,从而减轻后腰球员被限制时的传导压力。

与此同时,更加严苛的传球精准度要求也对门将的脚法提出了考验,尤其是在短传和直传出球方面,也正因如此,一批脚法出众的门将逐渐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诺伊尔、德赫亚、汉达诺维奇等门神得以长期立足豪门,经久不衰。

“上古时期”对于门神评判标准多数以扑救成功率作为核心,门将在处理后场球时,往往以大脚开球明哲保身,然而现如今,单纯的破坏性解围已被现代足球战术定义为主动放弃球权的表现,门将需要不断加强与中后场球员的短传联系才能功成身退。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在如今我们所熟悉的中生代的门将里,他们的青训时代并没有完全注重脚下传接基本功的训练,在成为职业球员后的不断与时俱进中磨炼技术,才成就了他们各自不同的生涯高度。

因此可以说,现代足球传控战术的发展,间接增加了门将处理脚下球时发生低级失误的风险。

如前文赘述,传控战术在如今的世界足坛仍占据着主导地位,那么在防守中如何破解传控流的恐怖支配感呢,德国名帅尤尔根-克洛普开辟了一条全新的路径:不惜体能地疯狂高位压迫逼抢。

在进攻方后场控球时,防守方整体阵型大幅度前压,依靠前场球员的不断高位逼抢迫使传控流球队没有足够的传导空间,进而出现控球失误或者被迫在后场大脚出球;因此,在本方进攻时,中后场球员需要更加精准的传递才能撕破对手的高位压迫战术。

如此一来,作为后场最后一层传导发起点的门将位置,便承受到了来自对手进攻球员更大的逼抢压力,而教练员的战术打法又不允许门将盲目开大脚起球(尤其在豪门俱乐部),这也间接导致了门将在处理球时经常出现犹豫不决。

出球压力的增加以及对于自身脚法盲目自信,最终导致了五花八门的“超级超级、巨大巨大失误”的诞生,因此,反传控流的高位逼抢战术令现代门将的处理球空间大幅缩减,也直接增加了门将低级失误的风险。

在足球场上,前锋浪费破门机会通常是可以被原谅的,相反,门将一旦出现失误,对于本队而言则将是致命打击,因此对于守门员的失误,球迷和媒体通常会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加之网络时代信息传播高度发达,门将的心理建设成为了足球圈的全新课题。

以卡里乌斯为例,欧冠决赛的致命失误最终导致他无颜面对“红军父老”,可即便离开了是非之地,卡里乌斯的梗仍然被大肆宣传,而球员本人似乎也始终未能从失误的阴影中完全走出,纵观其后的职业生涯鲜有高光表现,并逐步沦为了球队的“饮水机管理员”。

国米替补门将拉杜的遭遇同样如此,致命失误让国际米兰痛失意甲卫冕良机,未能开创一个属于“蓝黑世界”的王朝时代,罗马尼亚人因此成为了千夫所指,2022年夏窗被无情地扫地出门,其职业生涯也因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俗话说,守门员天生都拥有大心脏,但当致命的打击真正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又有几人能若无其事地重新站起来呢,在门将的抗压能力尤其是重大失误后的心理重建层面上,整个世界足坛都急需专业的运动心理专家进行针对性疏导。

曾经,瓜迪奥拉的巴萨“梦三”掀起传控流浪潮,而以克洛普为首的新派教头成功利用高压逼抢战术拆解了“TikiTaka”的灵魂,如今,在强强对话的豪门对决中,面对近乎疯狂的前场撕咬逼抢,门将的短传出球就变得险象环生。

因此,以迈尼昂、奥纳纳、多纳鲁马等为代表的新生代门将进一步将守门员的功能性精细化,面对高位压迫,他们不再拘泥于后场短传出球,而是不断提升自己的中长传出球精准度,利用前锋球员的支点作用瞬间撕破对手的高压防线,从而提升本方的进攻以及反击效率。

其实,世间万物皆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足球世界同样如此,现代足球发展至今给予了门将位置更加丰富的职责与使命,这种变化既是机遇也是挑战,作为球迷,我们应当抱着更加严谨但也更加宽容的心态去面对门将今后出现的每一次“身不由己”。

category:

Tags:

No Response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